您的位置:主页 > 上海供卵助孕案例 >

天津供卵试管婴儿合法吗_当一个30岁的未婚女子决定冻卵

时间:2022-11-02 13: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917 次
河南私立供卵

2021年9月17日,中国首例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权利案在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

一审

第二次开庭审理。当事人徐枣枣在法院外接受采访。图/人民视觉

单身女性冻卵能否解冻

本刊记者/李明子

距离第二次庭审已经过去近半年,徐枣枣还在等待判决结果。2022年3月11日,全国首例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案当事人徐枣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关于冻卵的事,她计划等结果出来后再作下一步打算。

就在前不久,深圳一位非婚妈妈为争取生育权起诉了深圳卫健委,再度引发了社会对单身女性生育权益的关注。

“随着单身女性群体的逐步扩大,有生殖焦虑和生育力保存需求的单身人士也越来越多。如果因为中国法律制度依然沿袭原来传统规定,只会让越来越多的大龄单身女性丧失当母亲的权利,不利于诞生更多高质量后代,不利于提升生育率和生育质量。”全国政协委员、南方科技大学代理副校长金李在2022年两会提案中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也提议“确保并落实非婚生子女权利”。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这个提案不是在提倡什么,而是在面对现实中存在的问题,要保护非婚生子女的权利。男性是可以冷冻精子的,法律是保护的,但是女性不可以冻卵,在这件事情背后是长久以来的歧视和不(把这件事)纳入到正常范围内。

白岩松表示,现在社会非婚生子女出现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已和过去不同,要落实保障非婚生子女的权利,一是因为人生而平等,要保障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另一方面社会也应当尊重和保障女性的生育权。

等待被冷冻的卵子

四年前,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徐枣枣经历了一场分手。职业发展和情感上的不确定性等原因,让她萌生了冻卵的想法。“现在不想生孩子,万一以后想生,可能身体条件又不适合了。”徐枣枣想通过冻卵保留自己黄金时期的生育能力。

女性黄金生育期被认为是23~30岁,甚至更年轻一些。这一时期,女性身体发育完全成熟,卵子质量高,胎儿生产发育好,早产、畸形儿和痴呆儿的发生率低。“30岁以后,随着年龄增长,卵子质量会越来越低。”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梁晓燕找出一张曲线图,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说,卵泡数从出生后就一直在下降,而质量差的卵子比例从30岁左右开始提高,理论上,女性在40多岁后已经属于生育末期。

某种程度上,冻卵被视为年轻女性保存其生育能力的唯一途径。

2018年,决意冻卵的徐枣枣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咨询冻卵事宜,并通过相关检查确认身体正常、卵子健康。但由于卫生部门的相关规范,医院拒绝为她提供冻卵服务。之后,徐枣枣将医院告上法庭。

起诉书显示,原告作为年满30岁的成年女性,有把自己现阶段最适合生育时期的卵子取出并冷冻保存的意愿。原告认为,被告的拒绝行为,是对原告女性身份的歧视,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对男女平等,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歧视等相关规定,侵害了原告的一般人格权。

然而,根据国内有关部门文件,冻卵属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范畴。早在2003年,原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就明确规定,禁止为单身女性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王岳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法律层面上并不限制单身女性冻卵,但有关法规通过禁止医疗机构为健康单身女性实施冻卵,从而阻断了单身女性享有并实现生育权的可能。

例外的前提是具备某些医学指征。原上海市卫计委2013年9月发布的《关于做好本市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项目质量控制的通知》指出,可为罹患癌症的女性,日后想要生育的,可以在进行伤害生育能力的治疗活动之前实施冻卵。

“即便如此,冷冻卵子、胚胎或卵巢组织,也必须经过医院伦理委员会的严格论证,这样才符合现行法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生殖中心副主任医师王艳槟表示。

在为年轻女性乳腺癌患者提供保护治疗过程中,河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花亚伟发现,很多大龄单身女性的生育权益无法得到保障。一方面,未婚生育还无法得到社会认可和政策保护;另一方面,优秀的单身大龄女性越来越多,可能还没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就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她们中

一部

人有较强的生育意愿,却又不能在健康的情况下,在国内合法冻卵、人工授精,为留下一线生育希望,不得已去境外取卵、冻卵或人工受孕。

不过,海外冻卵的费用并不亲民。据美国辅助生殖技术协会公开的数据,在美国完成服用药物促排卵、取卵、冻卵、解冻、体外授精、植入体内的整个周期,花费在10000~15000美元,折合6万~9.5万元人民币,冻卵后,每年储存费还要3000~5000元人民币不等。徐枣枣也表示,考虑到疫情原因和经济负担,暂时还不准备出国冻卵。

已婚夫妻同样很难获得“冻卵”。首先得有“三证”,即结婚证、身份证、准生证;其次,必须患有不孕不育症;第三,根据原上海市卫计委2013出台的规定,患不孕症的妇女采取试管婴儿等辅助生殖技术时,取卵当日由于某些原因,如丈夫取精失败,才可以暂时进行冻卵。

据花亚伟介绍,不孕症分为男性不孕和女性不孕,其中女方因素,主要是因为年龄或疾病原因导致卵子质量不高,甚至无法排卵。因此,在各大医院的生殖中心,很多夫妻在排队等待被“捐卵”。

中国禁止一切商业化供卵行为,“捐赠”是卵子合法流转的唯一方式。原卫生部《关于印发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校验实施细则的通知》规定,借卵治疗只能限于做试管婴儿的女性有剩余卵子且本人自愿捐赠出来的情况。实际情况是,由于隐私、伦理、生产不易等原因,通过试管婴儿等技术成功生产的女性,往往不愿意将剩余冻卵捐出,加上现行法规对部分女性冻卵行为的限制,等捐卵生子,等上三五年是正常的,有的甚至要等十年。

公益组织“多元家庭网络”曾于2017年发布过一份《公众对单身女性生育态度的调查报告》,上海社会科学院性别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陈亚亚等学者和多位公益律师都曾参与报告研究。该报告显示,86.8%的受访对象支持单身女性生育,其中58.9%的受访对象表示“非常同意”。

尽管目前还没有针对中国女性冻卵需求的统计,但对照美国辅助生殖技术协会的数据,可以发现,冻卵需求在海外成倍增长。2017年,美国有10936名女性进行了冻卵,是2009年的23倍。除美国外,英国、加拿大等欧美国家,以及亚洲地区的日本、泰国,和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也都开放了针对单身女性的冻卵服务,只是政策限制上各有不同。

王岳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法律上存在真空,行政机关缺乏强有力的监管,由此催生出冻卵地下产业,将越来越多的单身女性推向法外之地。“不如在合法化基础上加以限制,为女性保障生育权益提供多一个备选。”王岳说。

“应该允许超过30岁的健康女性自愿取卵、冻卵,不论婚否。”花亚伟表示。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花亚伟在2022年两会上提出了“关于完善支持生育政策”的提案。

(资料图片)荷兰阿姆斯特丹,工作人员查看装有女性冷冻卵子的容器。图/视觉中国

技术成熟了吗?

2014年10月,两大科技巨头苹果和脸书宣布,公司将“为女性员工提供冷冻卵子的费用”作为一项福利。5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在美国洛杉矶,一群衣着华丽、踩着高跟鞋的职业女性相聚在一场鸡尾酒会,她们多30多岁,单身,追求自由,也渴望生育。这场酒会由一家冻卵公司筹办,他们告诉来派对的所有女性:“年轻的你正在为年老的你捐卵。”

过往被视为专业且小众的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冻卵”,近年来俨然成为一种流行。《纽约时报》曾报道,美国父母为女儿出资冻卵已成为一种时尚。随着美国各大辅助生育诊所的大量促销活动,冻卵目标客户年龄层也出现越来越年轻的趋势。

2018年7月,携程也宣布,将在公司内部拓宽生育基金的内容与使用范围,为中高级女性管理者提供10万元至200万元不等的费用及不超过7天的带薪休假,使她们能享有冻卵等高科技辅助生育福利。携程成为国内首家提供冻卵福利的公司。

冷冻卵子并非新晋诞生的高科技。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科学家出于对珍稀动物保护和配种的需要,开始研究冷冻卵子技术。直到1986年世界首例慢速卵子冷冻试管婴儿“冰宝宝”诞生,冻卵才算正式成功用于人工辅助生殖。但当时冻卵技术还不成熟,相比于用新鲜卵子或解冻后的胚胎,冻卵复苏后的成功受孕率还不稳定。

1999年,医学家们采用更先进的玻璃化冷冻保存技术(也称快速冷冻技术)成功冻卵,新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和稳定性较之前都有了很大提高。经过十余年的医学实践与观察,2013年1月,美国生殖医学会宣布冻卵不再是一项实验性技术,可以应用于生殖医学临床。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冻卵就没有了技术难关或健康风险。

女性取卵过程比男性取精子复杂得多。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生殖中心副主任医师王艳槟介绍,取卵是一种有创操作,需经后穹窿穿刺,手术本身可能会带来一些感染和损伤风险。

正常情况下,女性从月经初潮起,每个月只能产生一个成熟卵子,为减少对女性身体造成太大伤害,同时又为保证相对充分的妊娠率,理想状态是一次取到10~15颗卵子。为此,要事先给女性打促排卵针,每天一针,连续8~10天,此间患者可能会因超生理状态的激素水平而出现各种不适,如情绪波动,下腹部酸胀,还有人会患有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引发腹水、胸水、血栓,甚至呼吸衰竭,需住院治疗。

“冻卵本身

已经

是成熟技术,就像任何一个临床技术一样。”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梁晓燕说,从数据上看,冻卵解冻后生出的孩子没有比自然出生孩子的畸形率显著增高,但存在一些表观遗传学上的改变。

针对“冻卵不

保证

生育”的说法,梁晓燕认为,问题主要出在两个环节。一是女性冻卵时的年龄,高龄女性的卵子质量本身不佳;二是储存环节,不论冻卵还是冻胚胎,随着储存时间变长,卵子或胚胎的质量都会有所下降,且卵子需长时间放在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罐中保存,需要稳定的条件,不排除意外事件的发生。

2018年3月上旬,美国旧金山太平洋生育诊所与克利夫兰市大学医院阿胡嘉生育中心相继出现冻卵和冻胚胎的液态氮不足的问题,导致储存柜温度升高,并对冷冻储存的卵子和胚胎组织造成不可逆的影响。据克利夫兰大学医院后来在网站上发布的“致用户信”,事故导致4000多个卵子和胚胎受到影响,大概波及950名客户。

“进行冻卵后,未来只能通过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的方式来完成受孕,也就是试管婴儿。”王艳槟表示,尽管随着技术进步,目前冻卵复苏率已经可以达到90%、甚至95%,但试管婴儿的平均活产率只有百分之四五十,年轻人或可达百分之六七十。

在梁晓燕看来,对女性身体伤害最大的环节并非取卵,而是怀孕和生产的过程。“尤其高龄孕妇的怀孕风险是非常大的,母亲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孕育孩子。能在年轻时自然分娩当然是应该被推崇的最好的选择,但当下年轻人生育意愿已然很低,对年轻妇女要求冻卵的问题,希望国家能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在严格管理的情况下开展相关技术,以保证国家人口战略的实施。”梁晓燕说。

天津供卵试管婴儿合法吗_当一个30岁的未婚女子决定冻卵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王岳则认为,冻卵已经应用于临床,说明其技术可行。即便冻卵还无法达到与冻精、冷冻胚胎技术相媲美的成熟程度,且存在一定风险,“我们可以不鼓励,但不应当一刀切地禁止。”王岳说。

禁止与开放之争

就在徐枣枣案一审开庭前两个月,2019年10月,媒体曾报道,华中科技大学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拿到国内首张健康未婚女性冻卵通行证,可以为未婚单身女性提供冻卵服务,迅速引发热议。但是随后不久,湖北省卫健委便回应称未婚女性冻卵并未放开,涉事医院也声明道歉。成都供卵咨询

次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彭静提交了《保障女性平等生育权》的提案,建议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权利。随后,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孙伟又提出“禁止医疗机构开展单身女性冻卵”的建议,她认为,在冻卵技术成熟之前,如果贸然放开禁令,大家都去冷冻卵子,可能造成资源浪费,或催生买卖卵子行为,甚至衍生代孕等违法行为。

2020年7月,国家卫健委在对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第2049号文件的答复函中表示,目前以延迟生育为目的,为单身女性冻卵不符合中国法律法规有关规定。一是应用卵子冷冻技术存在健康隐患;二是为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卵子冷冻技术应用在学术界依然存在较大争议;三是严防商业化和维护社会公益是辅助生殖技术实施需要严格遵循的伦理原则。

“随着女性教育和职业发展水平的提高,中国城市里的大龄未婚女性也越来越多,其中不乏有能力和意愿去独立抚养孩子的未婚女性,为此,国家卫健委、妇联应出台政策允许单身女性享有与已婚女性一样的生育权利和福利。”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在议案中表示。

针对社会对未婚生育容忍度不够的现实,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花亚伟认为,应该更新观念,逐步完善相关法律政策,满足大龄单身女性的生育意愿。他进一步提出,建议保障单身女性生育权利,对其生育的孩子在落户、就学、就医等方面一视同仁,并建议修订计划生育法律法规,允许年满30周岁以上的未婚女性生育一胎,且享受合法生育的产假、生育保险等一切权利。

另一个问题是,女性冻卵后仍面临生育困境。确切地说,冻卵只是保存了女性生育力的种子,如何进一步实现生育是更容易引发伦理争议的难题。女性随年龄增长,其生育风险增加,势必会诱发代孕。

尽管美国几乎完全放开了单身女性冻卵和生育的限制,但美国生殖医学会依旧警告人们不要广泛使用冻卵技术。商业化推广卵子冷冻技术可能会给晚育女性带来虚假希望,造成女性进一步推迟生育计划。

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长秋曾撰文批评苹果和脸书将冻卵作为女性员工福利的行为。刘长秋认为,法律应当认可女性有冻卵以实现生育的权利,但却不宜高调地倡导和鼓励女性积极行使这一权利。

“取消限制不代表鼓励。”王岳表示,建议取消政策限制是出于对单身女性生育权的保障,首先要完善法律法规,保障女性权益,但这些并不意味着鼓励单身女性以保存生育力为目的去盲目冻卵,相关行为可以通过制定政策措施来加以规范。

(文中徐枣枣为化名)

重庆供卵交流群

参考资料

 


上一篇:中国有供卵试管婴儿_“黑市”畸形繁荣,纠纷与日俱增——揭开代孕地下产业
下一篇:南昌合法的供卵中心_60岁失独家庭能申请供卵做试管婴儿吗

相关文章Related